平路專訪評定書得獎感言

  總想著下一本書,更艱難,更是挑戰,它挑戰極限,因此更無望完成。想像的書架上,有它的位子,只等我寫完,放在上面。
距離那本書,時近時遠,而對著成串的文字,在織布機上時編時拆,從事這手工業,早已是我過日子的方式。專注,多巴胺源源地分泌,一個人在燈下,常是滿足感的顛峰。
  簡單説,捨此無他,我沒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度過此生。
  只可惜,等到完成的時候,依然不是,它不是我想的那樣。每一本書事後再看,總可以做得更好,都是「一個完美意念的殘骸」。
  西西弗斯的宿命,推上山頂,石頭又滑了下來,再一次重新開始。好在,還有時間,還有下一本。



  歲月忽焉已過,寫了三十幾年,對我,每一本寫成的書都備極艱難,也都挑戰自我。
  副產品是,藉由書中主人翁的境遇,作者看自己也漸漸清晰起來。對於我,書寫時的內在觸動始終是至大的渴求。理解自己,包括理解自己的諸多限度,也試圖理解....飽含著誤解與創傷的人世間。某個意義上,寫作有如修行,寫別人的故事,作者本身卻得到深刻的啟發。
  那是寫作者....直接的獎賞。
  當年,離開我的數理統計專業,走上寫作的路,多年來,沒有一天後悔過,自認是一生最正確的決定。今天,除了長年滋潤我的內在滿足,又能夠獲得吳三連基金會給的殊榮,我真是獲得比付出多太多的人。

tophome